文章总数:1724篇 评论总数:8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正文
评论关闭

讲述:咖啡豆产业的危机

2013年11月13日 | 作者: 重庆百瑞斯特咖啡西点调酒学院 | 分类: 行业动态 | 

培训

|2|1


除石油之外,咖啡是地球上最有价值的合法商品。我们将了解廉价咖啡和大众化营销给咖啡消费者及种植者带来的影响。这些原本贵如黄金的咖啡豆,为何会最终酿成恶果。
一百多年来,咖啡价格在兴衰循环中螺旋上升与下降,它给一些人带来了无尽财富,也给许多人带来了无妄之灾,二十一世纪初,由于缺乏全球监管,世界咖啡产量远远高于咖啡消耗量,将咖啡豆价格拉到历史最低水平。受影响最大的国家是世界咖啡巨头巴西。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咖啡市场管制解除,巴西咖啡行业发生了巨变,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处境相当艰难,咖啡价格可能会继续在低位徘徊,巴西农民一直在努力抗衡,提高竞争力,降低成本,巴西的咖啡生产已经工业化,大量出产低价咖啡豆。像乔治.豪威尔这样的专家,正努力寻找优质咖啡豆,以望抬高市场价格,从而向咖啡烘焙企业提高价钱。
这样的尝试从卓越杯竞赛开始,卓越杯源自我曾经从事的一个联合国项目,帮助生产者提高品质量,卖个更好的价钱。我们的想法是加强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的联系,生产者通过网络拍卖卖出好价钱,充分享受劳动成果。味道像“海龟”牌花生焦糖,专家们面临抉择,因而更加严谨。今年有一家进入决赛的农场,因咖啡豆市场价格过低而濒临倒闭。而只有在卓越杯竞赛中获胜的咖啡豆才有望贵如黄金,卓越杯造福了那些愿意付出合理价钱享受一杯好咖啡的消费者。如果咖啡危机继续下去,消费者将尝到苦果,低价促使厂商偷工减料或放弃种植,购买咖啡豆的咖啡加工企业因低价得利,而种植者则会遭殃。两个多世纪以前咖啡尚未引进英国殖民地。1773年,茶和麦芽酒风头正劲。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英国政府开始征收茶叶税,却拉开了咖啡传奇的序幕,殖民地居民不欢迎茶叶税。
一位叫塞缪尔.亚当斯的啤酒商人率领一批“自由之子”的成员,强行登上了英国商船,他们将整船茶叶倾入了波士顿港,这标志着美国摆脱英国的殖民统治,并表明了立场,这就像在小酒馆点一杯咖啡,或者在咖啡馆点一杯茶,约翰.亚当斯曾是“自由之子”的一员,后来成为了美国总统,他也喜欢喝茶,关于戒掉喝茶的习惯,他在给妻子的信中写道:“人人都必须戒茶,我迟早也得戒掉”。自此,对于美国人来说戒茶就被视为爱国的一种表现,而咖啡种植地距美国更近,咖啡更廉价,更易获得。咖啡非法进入巴西,起始于一场边境争端,终结于一起浪漫的间谍事件。当时,法属圭亚那和荷属圭亚那发生了边界争端。由于双方不能达成协议,于是他们请来一名巴西官员,作为第三方进行裁定。这位名为弗朗西斯科.帕拉塔的官员在谈判期间,与法属圭亚那总督的妻子坠入了爱河,当他离开时,夫人送他一束鲜花以表爱意,在这束花里,她放入了几颗可以培育的咖啡果实,帕拉塔将其带回了巴西。他们发现最能让人清醒并提高行动力的药剂就是咖啡因。你也可以喝茶,不过在海军中你将学会制作并享用一杯醇香的咖啡。
二战期间,美国想参与某些咖啡控制计划,他们担心拉美国家会成为纳粹,1940年,欧洲咖啡市场崩溃。导致巴西10年来一直低迷的工业几乎毁灭。美国外交官警惕地意识到一旦巴西经济垮掉,亲美的瓦加斯政府可能会迅速倒台,为了解决危机美国政府买下了巴西1941年至1943年所有未售出的咖啡,日子能过下去了。战争结束后,咖啡公司将速溶咖啡从战壕带进了厨房,速溶咖啡与新鲜咖啡的味道有着天壤之别,但是用廉价烘焙咖啡豆制成的速溶粉末却迎合了战后现代化泛滥的浪潮。
麦斯威尔和雀巢这样的速溶咖啡无论是否采用优质咖啡豆,品质都不会好,味道在制作过程中已经被破坏,那么,何必花钱买优质咖啡豆呢,大型咖啡烘焙企业竞相加入价格战,他们采用廉价原料制作商店中廉价的罐装咖啡,他们在原料中掺入越来越多便宜的罗布斯塔咖啡豆,结果人们喝到的精品咖啡越来越少,稀释的咖啡越来越多,味道也越来越差。美国人喝着越来越差的混合咖啡,而加拿大人正把甜甜圈浸泡在更美味的咖啡中,伟大的冰球选手提姆.霍顿,不仅在运动场上取得了成功,也发明了甜甜圈搭配好喝咖啡的方法,咖啡和甜甜圈的搭配很重要,加拿大人喜欢甜甜圈,我们是世界上人均消费甜甜圈最多的国家,加拿大人有两大嗜好,醇香的咖啡和美味的甜甜圈。提姆.霍顿的故事是加拿大咖啡故事的精华版,也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在魁北克,有一位法国新移民非常怀念家乡的咖啡,他叫艾伯特.路易斯.范.胡特。他当掉了妻子的钻石耳环,买了一台加贝斯.伯恩斯牌烤炉,开始在自家的美食店后边烘焙咖啡豆。煮好咖啡是一门艺术,要把咖啡豆放在烤炉中按步骤慢慢来,否则就煮不出美味的咖啡,美国人购买的咖啡品质不佳,那只是针对大众的商品,一种给人充电的棕色饮料,大型咖啡企业想到的不是提高咖啡品质,而是通过广告增加销售量,最著名最令人崩溃但同时也最棒的一个咖啡电视广告,以麦斯威尔咖啡渗滤壶为主题,它宣扬的是一种非常糟糕的泡咖啡的方式,因为这种渗滤壶它会使咖啡循环,让咖啡变得更苦,每个人都知道那个广告的主题歌,很有意思的一个小广告。福爵咖啡是美国最好历史最悠久的咖啡公司,它能满足所有喝咖啡的人。
咖啡企业希望提高消费量,出品了例如山咖这样的低因咖啡,没有了咖啡因消费者喝多少差咖啡都没问题。但大多数人仍然依赖普通咖啡来熬夜,在24小时营业的小餐馆里,有喝不完的10美分一杯的咖啡,然而五十年代中期,能喝10美分一杯的咖啡的日子,屈指可数。巴西气候恶化,咖啡产量不足,数十年来第一次推高了市场价格。几乎每个人都在关注巴西的天气,查看是否会有干旱和冰灾,这两种灾害是一些巴西人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盼望的,因为灾害会提升咖啡价格。1950年和1954年的气候灾害使巴西的咖啡价格迅速飙升。
1956年8月27日,星期一,咖啡批发价每磅上涨了3美分,这些公司有蔡斯和桑伯恩,万宁和麦斯威尔等等。福爵公司很快也跟上了,大多数情况下南美洲咖啡豆涨价会成为批发价格飙升的原因。由于咖啡价格飙升总共召开过三次听证会,分别是1950年,1954年和1977年。在1950年的听证会上,一个叫安德烈的哥伦比亚人在国会上做证词,那场演讲非常出色,他所讲的内容直到现在依然适用。他说提到咖啡时你讲的不仅仅是一种商品,而是数百万民从的生命,安德烈接着说,我们的拉丁美洲面临许多艰难的任务,要消除文盲,扫除疾病,还有一项为数百万人补充营养的计划,如果能保证公平的咖啡价格,我们就能创造奇迹。否则这里的人们将一直在贫困的汪洋中漂泊。美好时光总是与咖啡相伴。没人在意安德烈的演讲,消费者对拉美咖啡生产的问题知之甚少,而大型咖啡厂商对那里的困境漠然视之。
美国当时处于冷战时期,当局驳回了安德烈的提议,公车票价可以悄然上涨,然而咖啡不一样。在咖啡企业的游说下美国政府官员告诉拉美国家想用咖啡挣更多的钱只需要卖更多的咖啡。上世纪五十年代是段特殊时期,巴西,哥伦比亚和墨西哥这些国家形成了一个合作体系,哥伦比亚是领头国家之一,我们在纽约设立了办事处,他们发现,咖啡消费者对咖啡一无所知,咖啡来自哪里怎样生长。谁生产咖啡,是这我们在哥伦比亚创造出胡安.瓦尔迪兹这个形象的原因。胡安是一个典型的咖啡种植者,他常常牵一头骡子,拉着两袋咖啡豆。一天,在南美的哥伦比亚,胡安.瓦尔迪兹带着咖啡豆去市场,他此前把咖啡种植在肥沃的高山土壤中,把咖啡种在阴凉地,使它们慢慢成熟,市场里有两名美国咖啡买家,他们从胡安手中购买了哥伦比亚咖啡豆。这项宣传活动开始6个月后,咖啡销量有所提升,人们终于意识到了咖啡种植者的存在。当时,在美国,加拿大,和咖啡生产的共同努力下建立了一个促进咖啡业发展的泛美机构。他们倡导工作时喝杯咖啡稍作休息。泛美咖啡局立刻开展宣传,将“咖啡休息时间”这个词引进了北美国家。你想在休息时间来一杯美妙的咖啡吗?咖啡休息时间直接促进了消费,然而这个策略并没有缓解咖啡供应的过剩,供过于求使巴西咖啡价格在弹劾瓦加斯总统的呼声中再次下滑。
瓦加斯在给全国人民的公开信中称:“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受制于国际经济组织,我冲在革命的最前沿,我赢了。后来咖啡危机爆发,我们的主要产品价值增加,我们想保住咖啡的高价,然而反响猛烈,我们不得不让步,我无所给予,除了我的热血。”留下绝笔之后,这位巴西在位时间最长的独裁者饮弹身亡。瓦加斯的自杀破坏了本来就脆弱的拉美社会秩序,成为冷战时期动荡的导火索。1962年,美国最终签署了世界咖啡协议。因此,他们达成了类似于欧佩克协议的世界咖啡协议。咖啡协议是在最高层面上达成的政治协议,致力于为世界五十到六十多个发展中国家的产品,创造更好的交易环境。不同产业采用不同方法,对咖啡业采用的是配额制。在配额制度下,生产国同意限制出口咖啡数量,而消费国同意限制进口数量,除了针对配额的持续争论外,这个制度本身是有效的,咖啡种植者经历了至今最长的稳定期。然而与大多数价格控制计划一样,这份协议经常承受着政治和经济压力。没人喜欢这份协议,它涵盖了除俄罗斯之外的所有消费国。也包括了所有生产国。所有国家都互相猜忌,国家之间经常因配额多少而发生磨擦。
1989年,协议破裂,巴西由于种种原因希望退出,美国也因冷战结束而想退出。冷战结束了,柏林墙倒了。咖啡存储量巨大,所有人都想抢在咖啡价格走低之前将咖啡倾入世界市场。自然这一切都使得价格更加走低。底价甚至比生产成本还低。世界咖啡巨头不可能让咖啡持续低价,对巴西咖啡业而言,这意味着战争。巴西在农业技术中投资巨大,他们在为下一个危机做准备。大量新型机械取代了人工劳力,这样一来,即使价格降到很低生产者也能赢利。伊帕内玛农民对咖啡种植机械化很感兴趣。由于巴西经济作物质量下降,跨国企业咖啡采购价降低,当巴西咖啡产量创下5000万袋的历史新记录时,企业是最终赢家,而当以饮茶为传统的国家,涌进咖啡市场时,企业获得了更多的意外之财。越南咖啡产量十年内就增加了十多倍,越南成为世界第二大咖啡生产国,他们生产的咖啡主要是劣质的罗布斯塔咖啡豆,这种劣质咖啡大量涌进世界市场,成为咖啡危机的始作俑者。不仅是越南,巴西也种植了大量罗布斯塔,这一切无疑都紧密联系在一起。你向危地马拉咖啡种植者提到越南他们会画着十字唾骂你。
他们将如今的咖啡危机和生计艰难都归咎于越南人。经过一个世纪的兴衰,世界最严重的价格下滑演变成全面的全球危机。受影响最大的是中美洲的咖啡种值区,整个社会脱节,基本生活必需品十分匮乏。咖啡危机导致贫困,影响夫妻关系,孩子们缺乏医疗保健,缺衣少食,缺乏教育。14名墨西哥咖啡种植者为寻找养家糊口的工作在穿越亚利桑那州的沙漠时死亡。自此,咖啡危机才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在世纪之交,许多咖啡生产者,只比他们被奴役的祖先生活好了一点点,导致这种咖啡危机的经济周期,依然会持续下去,除非有一天政府和大型咖啡企业能协助终结咖啡市场的混乱状况。即便情况最好时,咖啡种植者一天的工资也只能买到一杯普通咖啡店里的卡布奇诺。然而,热爱咖啡的新一代消费者,正是拉美人民最美好的希望所在。他们不仅需要一杯更好的咖啡,也希望了解咖啡从哪里来,需要人类付出怎样的代价?

本文章由 重庆百瑞斯特咖啡西点调酒学院 于2013年11月13日发布在行业动态分类下,
+复制链接 转载请注明:讲述:咖啡豆产业的危机-重庆百瑞斯特咖啡师培训学校
后面已经没有文章了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更多

评论已关闭!